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构建核心竞争力才是立足市场

时间:2019-01-19 10:09

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
   实际上,此前Realme已经与Reliance Stores建立了独家合作关系,用于拓展产品的离线销售。作为合作的一部分,Realme智能手机已经通过1300多家信实数码和My Jio商店在130多个城市销售。
  华为印度消费者业务经理Pan Yin Long表示,华为正通过零售合作伙伴为其旗舰产品设立100个专属体验区,并计划到2020年将这一数字增至1000个。
  一年以来一直压制三星、占据销冠宝座的小米,也在积极扩大其线下业务。 纵观生鲜电商发展历史,经历了从2005——2008年的萌芽期,到2013年之后进入高速发展时期,站上风口。可好景不长,2017年,全年至少倒闭14家生鲜电商,不少中小型垂直领域电商被淘汰。
  去年,在新零售的浪潮,生鲜行业利用社区团购、线上线下全国连锁等方式探索,一年融资近120亿元,再次迎来风口。
  全年行业“吸金”近120亿 “独角兽”显现,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不完全统计,2018年共有22家生鲜电商企业共融资近120亿元人民币。包括:百果园、食范、鲜世纪、彩虹星球、天马便利、有好生鲜、壹号餐桌、三蛋生鲜、宋小菜、十荟团、呆萝卜、谊品生鲜、华和生鲜、天鲜配、每日优鲜、食得鲜、生鲜传奇、美菜网、每日一淘、农政齐民、快鲜网、食享会等平台。
  其中,美菜网融资10.5亿美元成生鲜电商的最大“独角兽”,是2018年生鲜行业获得最大融资的平台,其估值约为70亿美元,堪称生鲜电商的最大“独角兽”。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,损耗大、对物流与供应链要求高、运营和仓库配送成本高曾经是部分生鲜电商倒闭的重要原因,无法获得融资的企业自然玩不下去。可伴随着新零售到来的步伐以及社区团购迎来的新风口,电商巨头们纷纷布局生鲜电商。阿里有盒马鲜生,京东有7Fresh,苏宁有苏鲜生,步步高有鲜食演义,同一赛道角逐的还有,美团的小象生鲜、顺丰优选、易果生鲜、天天果园、大润发优鲜等。“生鲜电商的抢滩战未来将更加激烈,真正的风口并未到来!”
  曹磊说,2018年各大生鲜平台上演了精彩的融资浪潮,然而构建核心竞争力才是立足市场的根本,靠烧钱补贴市场,虽可获一时之利,但其模式却不可持续。他建议,首先做好品控。其次实现产业一体化,寻找供货商专门提供生鲜产品,再在产地和顾客间搭建好桥梁,形成端到端的供应流通体系。“还要解决好冷链问题,提供更及时的物流配送。”电商圈风起云涌。2015年开始,社交电商“横空出世”,分为两大“门派”:拼多多与云集微商。两者似“殊途同归”,一同将社交电商送上“热词榜”,但又很快在社会监督下面临考验:一边是以卖货为主的拼多多面临假货质疑,另一边以“地推”为主的云集微商更是陷入“传销”危机之中。
  如果说资本推动下的拼多多因赴美上市而得救,那么,云集微商风波过后,推动“地推式”电商浴火重生的,是另一群隐藏在这些社交电商身后的推手。
  2017年底,4位“合作伙伴”悄然离开了云集微商,集体转投至另一家名不见经传的跨境电商平台。这则在圈外并不惹眼的消息,对云集微商却无疑是一场人事震动。据一位前云集微商店主回忆:“当时,老大一声令下,我们就搬家了,到一家叫达令家的平台上重新开始。至于为什么转,转了之后会怎么样,当时一片迷茫。”而据他估算,跟着这4个人“搬家”的“店主”,至少有上万人。
  根据云集微商最初的社交电商模式,店主邀请朋友购买398元“开店礼包”,店主拿返利100元,朋友即算开一家新店铺,当店主邀请人数达到90人,便升级为销售经理,达1000人,再升级为服务经理,返利金额层层递推。这种被云集微商定义为“地推”模式的背后是层层发展,多层级分销。1年后,云集微商店主迅速增加至180万人,销售额增长到7亿,其背后,4位合作伙伴“功不可没”。
  支点社群的破军、BK社群的BK、子隐社群的老杨以及we社群的老胡,在接近江湖派系的店主群中有着如雷贯耳的名声和一呼百应的威望。不少关于他们的描述更像是江湖神话——BK擅长社群运营、线下团建;老杨高屋建瓴,擅长搭建组织架构;老胡江湖人称“胡算盘”,特别会算账;破军每年打字上百万,特别能聊,运营着几百个500人的社群。
  关于4人的真实身份,在圈外很少被提及。破军和BK未在公开场合使用真名,前者更是极少露面。但在幕后,他们又好像默默掌握一切。
  “很少见到破军,但我们每次培训都有破军老大的影子。”一位刚加入支点社群的店主告诉记者,在社群内经常流传着破军撰写的培训素材,那些是破军在最高级销售层内的“私课教材”,然后再层层流传下来。与常见的销售技巧类的培训不同,破军更偏爱指点江山:“老牌微商教育能力强,拉人迅速,但是怎么教育卖货和社群运营是短板;这个行业里能干的不能讲,能讲的不能干,这个现象极为突出,真正能独立操盘平台前端的人不多。”
  相较之下,BK更擅长对外营销,在店主群内流传着一张BK与IDG资本投资人熊晓鸽的合影,以此表明BK“显赫”的江湖地位。
  2015年之后,破军、BK、杨士旻(老杨),胡利彬(老胡)先后加入云集微商,带着他们各自丰富的履历。破军在一次内部讲话中透露,作为一名曾经的天津某国企员工,辞职后,他干过代工厂,涉足过餐饮娱乐、酒店业,从2011年开始进入电商业,拥有10个淘宝店铺,还创立了一个帆布鞋淘品牌,在天津、南京拥有十几家家居卖场;2012年转战微信,从130人的小社群发展至几百个大社群,干过微商,代理过微品牌,最终定位在“微信零售”模式。
  这段颇具传奇色彩的履历背后究竟有几分是真,如今已无从考证,但他提出的“先以最低代价把人聚集到社群,建立销售渠道,再考虑卖什么的微信零售模式”,成为日后蓬勃发展的社交电商雏形。在他看来,“能谈笑间,拿百万货、千万货,瞬间铺到终端客户手里的微商才是真微商。”据传,在破军离开云集微商前,旗下的店主规模已经达到平台总规模的一半。
  破军的天津老乡,牧野部落与子隐部落的创始人杨士旻,在公众圈则要活跃许多,从2014年到2015年前期,关于他的采访频繁见诸网络,从早期的微商品牌韩束到广药纤纤梅,背后都留下了这位80后微商经营者的身影。从销售到市场,从培训讲师到公司高管,杨士旻的履历不算出挑,但这些都不影响他“抛弃高薪岗位”回到天津开始微商创业之路的传奇。
  2015年,在网上流传的一档《影响力对话之对话微商》访谈节目中,杨士旻和他的牧野部落被标榜为“再次成为微商界第一”。根据他在采访中公开的数据,杨士旻的微商团队人数已达12000人。
  据了解,杨士旻对团队的管理有两大“法宝”:一是流程明确:在他早期成立的牧野部落中,就有了客户服务、产品知识、文案视觉、销售管理、技术、运营六大功能委员会,这在遍地是“作坊式运营”的微商圈,可算首开先例。此外,杨士旻还偏爱“鸡汤式”团队管理,将爱、力量与产品销售连接是他偏爱使用的论调。
  但2016年后,杨士旻逐步不再公开亮相,由他代理的广药纤纤梅也很快销声匿迹。“广药纤纤梅已经停产了。”一位曾代理纤纤梅的微商人士告诉记者,介入这个项目一年后,他们迅速撤离并投入了新的方向——环保超市项目。
  老杨则以“合作伙伴”的身份来到名不见经传的云集微店。与他同行的还有破军、BK和胡利彬。这四位微商圈内曾经的玩家,用了不到3年时间,摇身成为社交电商的“代名词”。 印度政府刚刚出台了电商新规,其中包括禁止线上商城与其平台上的产品签署独家销售协议。新规还指示,单一供应商最多可以在电子商务平台上销售其库存的25%。
  此外,新规还对掠夺性定价和大幅打折进行了限制。这些规定都将于2月1日生效实施。中国的小米、一加、Realme和华为荣耀,都不得不正视新规的威胁。它们在印度主要依靠亚马逊和Flipkart等电商平台进行销售。以异军突起的Realme为例,其印度的收入100%来自在线销售。
  在最近的节日促销期间,得益于大幅折扣和返现活动,印度电商平台上的智能手机销量超过了实体店。一旦新规在2月1日生效,这些折扣和返现活动或许将随之消失。
  但中国手机厂商们目前的燃眉之急,是加紧清理在亚马逊和Flipkart两大平台上的库存。有统计显示,它们为了排灯节促销,在这两大平台上准备的库存约达400万台,如今仍有近半尚未消化。
  鉴于几乎70%的市场领导者的销量来自在线渠道,这可能是三星从小米手中夺回印度王座的良机。甚至有分析人士表示,“一旦新规施行,三星将在一个季度内超过小米。”
  据印媒报道,在印度政府明确是否会延长执行新的外商直接投资(FDI)电商规则的最后期限(2月1日)后,Realme将制定一个周密的行动方案来清理其未售出的大量智能手机库存。这些库存目前主要集中在线上零售商亚马逊和沃尔玛旗下的Flipkart两大平台。
  甚至有人预测,印度的智能手机消费者有望在本月迎来大幅折扣,因为华为荣耀、Realme、小米、联想、华硕等品牌希望在合规期限之前清理库存。
  上个月,印度政府收紧了电商领域的外国直接投资规则,这可能会削弱Realme、小米以及华为荣耀等在线手机品牌的优势。新规禁止在线市场在其平台上进行产品独家销售,而且还规定供应商在电商平台上最多只能销售其25%的库存。
  知情人士称,业内认为华为/荣耀、华硕、Realme和联想面临着大麻烦,因为“他们在两大主要电商平台上仍有大量排灯节促销期间的库存。他们为节日销售注入了约400万台设备,如今仍有近一半的库存尚未售出。”
  Realme的印度首席执行官Madhav Sheth坦承,“目前在亚马逊和Flipkart上的智能手机库存量相当之大。” 但他表示,正在等印度政府表态,是否会后延2月1日的最后期限。
  Sheth说,一旦明确了实施时间表,Realme将“采取行动处理大量智能手机库存”,并会讨论决定“是与现有的在线零售商合作伙伴一起存放所有智能手机库存,还是在印度建立自己的仓库”。
  中国厂商中,可能只有一加这样的公司库存不多,因此不会急于清理库存。一加总经理Vikas Agarwal说,“一加没有与库存相关的问题,因为我们定期分析预测需求。”但一加对新规同样倍加关注。Vikas Agarwal表示:“新规尚不明确。我们致力于线上渠道,这是我们的商业模式,我们还计划在亚马逊上独家销售。”
  在电商巨头亚马逊的合作支持下,一加已经超过了苹果和三星,成为印度高端市场的领头羊。
  IDC和Counterpoint的分析师表示,上述以线上为主的品牌,现在只有两种选择,即通过折扣清理现有库存,同时迅速扩大线下渠道。
  本月初,Realme就表示,将与印度的20000家零售店合作,在2019年将其线下销售扩展到150个城市。Realme会将线下零售商视为“真正的合作伙伴”,并在零售店推出该品牌的所有智能手机型号。该公司认为,这会为客户体验带来附加价值。
  其首席执行官Madhav Sheth表示,这些门店将是大型零售店(LFR)和A&B类夫妻店的组合。“目前的目标是确保到2019年12月,印度约30%的收入来自线下渠道。”迄今为止,Realme印度的收入100%来自在线销售。
  
  公开资料显示,美菜网成立于 2014 年,为全国约 100 个城市 250 万餐厅提供蔬菜采购服务。公司全资子公司美家优享,上线于2018年6月份,上线 3 个多月就在近40个城市开团,拥有近 10000 名团长。其融资获得资金主要用于社区拼团布局,以及发展美菜网的 B2B 业务。
  带动相关产业生鲜供应链服务平台也有收获,记者在数据中发现,不仅生鲜电商获得资本青睐,收获资金以快速发展,其相关服务产业也被带动了起来。
  去年3月5日,鲜世纪获得亿元级B轮融资,并宣布将用此轮融资资金在华东区城市进行扩张,并建立数十个物流营运中心。
  据了解,鲜世纪成立于2015年,是一家主营华东区域的便利店B2B电商平台,利用信息化供应链体系,简化传统分销层级,直接对接上游品牌商和终端商家,为广大中小商家提供全品类的快消品供应链服务。帮商家解决生鲜采购、运营问题,帮助商家销售。截止目前,鲜世纪已覆盖上海、苏州、宁波、无锡、杭州五个城市,用户数量突破20000家,经营商品更是涵盖了酒水饮料、休食日化、米面粮油、生鲜调味等品类,SKU数量达5000余个。
  新模式不断生鲜电商风口将至,据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,2017年生鲜市场交易规模达17897亿元,生鲜电商市场交易规模为1418亿元,线上市场渗透率继续提升,达到7.9%。2018年上半年生鲜电商交易规模为1051.6亿元,较2017年上半年851.4亿元,同比增长23.5%;预计2018年我国生鲜电商市场规模将达2000多亿元。
【责任编辑:admin】
热门文章 更多>>